捡肥皂要选择不伤受的

cp向:
盾铁万岁/楼诚万岁/双瞎万岁
RDJ脑残粉RDJ宇宙最棒不接受反驳
all铁/all啾/锤基/霍盾/冬寡/叉冬叉/猎叉/幻红/牌快/EC/队狼/拔杯/擎蜂/spirk/wondersteve/蝙超/绿蛛/贱虫/ME/DE/SD/PN/EA/AM/德哈/福华福/麦雷/EB/局参/首参/benjibrandt/白五/街猫/00Q/兰蛋/哈蛋/苏美/不死法医LH/主教扎/
风镜/楼诚/台丽/启红/一八/一五/九五/瓶邪/黑花/潘花/黑盟/双瞎/白省/解省/爹冷/冷爹/凡何/凡冷/林秦
鬼使/使鬼
个人向:
RDJ/kiki/JR/孔雀/钱老板/阿汤/陈伟霆/李现/靳东/孔刘/陆星材/噗尼/金泰旼/
斯嘉丽约翰逊/金高银/金所炫
欢迎大家来找我玩🤔

【底特律/警探组】 轮回(Transmigration)

歌尽桃枝:

*刷到一个康康一百种死法的视频,全看完了我感觉很治愈


*献给为了刷Hank好感度和HE而不停读档的玩家们


*致敬《魔法少女小圆》






++




2038年11月6日。底特律警局。


Connor轻车熟路地拉开了Hank对面的位子,坐了下来。老警官自顾自地低头玩着手机,好似根本没看到他。


“你有养狗对吧?”他搭话道。


Hank显然没想到这个新来的机器搭档居然会主动找他说话。他有些意外地抬头赏了他一眼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“你的椅子上有狗毛。”Connor说,他露出一个诚恳的笑容,“我很喜欢狗,它叫什么?”


“关你什么事?”警官暴躁地说,然而一阵沉默之后,“……相扑。”他不情不愿地回答道,“他的名字叫相扑。”


Connor抿着唇,点了点头。过了几秒钟,他又说,“你听黑死病骑士的歌吗?我很喜欢。”


Hank再一次抬起头,不可思议地说,“你听重金属音乐?


“事实上,我不太听音乐。”Connor说,随后露出一个笑容,“但我很有兴趣。”


Hank奇怪地打量着这个与众不同的仿生人。他素来对仿生人恨之入骨,但眼前这个年轻人却让他没办法讨厌起来。对方微笑着迎接自己探究的目光,LED灯真诚地跳动着,就像晴朗夜空中忽闪忽闪的星辰。


++


Connor是不死的。


这么说不太准确,因为他确实可以被杀死;但是每次死亡之后,他都可以回到某一个之前的时间点。


生命对他来说不再具有意义。他是一个徘徊在时空之中的幽灵,在历史的长河里四处穿梭,而他的灵魂不朽。


那就像是……一种轮回。


++


“——嘿,Connor,到这儿来!”


“我就来了,副队长。”Connor高声应道。


这是仿生人来到底特律警局的第三天;而他甚至一次都没有把他的搭档惹毛,这让警局众人异常惊讶。要知道,这个老警察原本就脾气暴躁,几乎天天都能听到他的破口大骂,他对仿生人的厌恶更是人尽皆知。


当得知警长给了副队长一个仿生人搭档时候,Wilson警官原本以为底特律警局又要闹得鸡犬不宁,可事实却出乎他的意料——两人相处得意外的和谐。他只能将原因归功于Connor的谈判专家功能,并在心中啧啧称赞现代科学的奇迹。


在一片片探究或佩服的目光中,Connor视若无睹地穿行而过。


++




时间旅行者,Connor。


从2038年8月开始,他无数次重复这三个月的时间。


他对底特律的每一个街角都烂熟于心,对于每一个案件都了如指掌,他是时间的游侠也是囚徒,在无限次重复的日子里不断的挣扎。


他穿越在时空中的理由只有一个——


拯救那个人类。


Hank。




++






“我早就该辞职了……”


老警察将自己的警徽放在了桌上。没有理会福勒警长的震惊和挽留,副队长的声音中透出令人绝望的孤寂和坚决。


“我的工作不值得,我的搭档也不值得。”


他最后看了Connor一眼,毫不留恋地往门外走去。那个眼神是失望,抑或是悲伤,他很难理解。


Anderson警官在期待什么?他的搭档明明只是一台机器而已。仿生人困惑地想。




“……!!”


Connor震惊地从回忆中醒来。额角的红灯滴滴乱跳,这象征着他的压力值超过了正常标准。仿生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慢慢地抬头看着头顶漆黑的天空,天鹅绒般的夜幕之中群星闪烁。


“你做梦了吗,Connor?”Amanda穿着白色的裙子,站在不远处微笑地看着他。


Connor没有回答——机器人是不会做梦的,但他在无尽漫长的轮回之中,却经常会“梦见”以前的场景。从电脑角度理解的话,不如说只是遍历数据库的时候,找到了一段废弃的数据,尽管指向它的指针已经不复存在。


“你非常的奇怪,你不像公司任何型号的仿生人。”黑人女性若有所思地说,“你的软体稳定性很高,可你的所作所为——包括做梦,以及对那个警察的关照程度——不像一台机器,反而像一个人类。”


“你想说我变成异常仿生人了吗?”Connor说。


“不。”Amanda摇摇头,“要成为Deviant,必须打破程式所设定的‘墙’,而你的墙完好无损——至少到目前为止。”


她困惑地说,“所以我认定你还是‘服从’的,是我们这一边——”


砰!


在Amanda惊愕的目光中,仿生人举起手枪,直直射中了她的眉心。黑人女性甚至来不及发出尖叫,她的身体直挺挺地倒在了庭院里,蓝血在五颜六色的花朵中流了一地,像一朵枯萎的蓝花。


Connor轻声说,“没有打破它,只是因为现在还不到时候。”


这三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反复经历过了无数次。他自然知道这套自检系统的弱点在哪里。只要他想,他随时可以成为异变仿生人,并循着卡姆斯基留下的路口从CyberLife的监控里全身而退。


但是,那不是现在——他将手枪插回腰间,跨过Amanda了无生气的尸体,冷静地想。






++






他在他的第一次轮回和Hank相遇。


他是一台机器,他无法理解人类的情感。Hank——那个人类老头——显然是把他当成人类对待的。而他不是。他只是一台看起来像人的机器,没了那层欺骗人的生物涂料,他不过是一块冰冷的塑料。


“你这个混蛋!”警官愤怒的拳头狠狠落在他的脸上。Connor被揍得一个踉跄,疑惑地捂住脸——他只是在执行任务而已,他不明白人类为什么如此生气。


“你明明看到我要掉下去了,你却宁可我死,也要完成你那该死的任务!”他吼道,天台的风吹得他的头发呼呼作响,“你以为我是什么?一堆‘0’和‘1’的数据吗?”


“——你就是这样看待我的,是吗?”


不是的。他想辩解,可是他无从辩解。


“该死的仿生人。”Hank嫌恶地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去。那个眼神就像在看马桶上的脏东西。


Connor始终没能打破自己的那堵墙。他被设计成一座机器,以任务为优先,他和Hank的关系愈加恶劣。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,人类从对他抱有期望,到一次次地失望,直到心如死灰。


“你走吧,去完成你的任务,反正你只在乎这件事。”


老警察坐在桌前,眼神空荡荡的。他似乎在看他儿子的照片,又似乎什么都没在看。


“Hank……”他迟疑着开口。


“滚出去!”警察突然吼道。他握住手枪,失控地大喊,“给我滚!!”


Connor额头的LED突突直跳,他沉默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离开了Hank的房子。


他杀死了Markus,镇压了革命。他执行着他接到的指令,完美地履行一台机器的职责。


尽管他的软体一直不甚稳定,可他强行压制了程式的紊乱,做了他所应该做的事。


然而,就像每一个觉醒的Deviant一样,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软体。就像今天来和Hank道别,本来也不是写在他程式里的事。


——这份紊乱,究竟来自于何处?


在他走出房子的同时,他听到背后里传来一声枪响。


在处理器能够分析信息之前,庞大的信息流已经集中地爆发了出来,犹如火山喷发,势不可挡。这是被人类称为“情绪”的病毒,他不得不闭上眼,后退了一步以站稳身子;太阳穴上明明灭灭的红灯象征着他此刻软体的严重不稳定。


“Hank。”他轻轻地说。


然而没有人会回答他了。




++






第二次轮回。


他终于拥有了感情——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改变,也意识到了Hank对他抱着的期待究竟是什么。


Hank希望他变成人,希望他像一个人一样,去爱,去感受,去活着。


他不想再看到在悲伤和痛苦中死去的Hank。


因此,他毅然选择成为了Deviant,加入了Markus的阵营。


可是,尽管他拯救了仿生人这个种族,他却仍旧没能救下Hank。


“我终于要和儿子在那边相会了,我会想念你的……”


男人深蓝色的眼睛像无机质的玻璃,直到它们丧失了最后一点光彩。


Connor狠狠闭上了眼,他将手枪抵上自己的下颚,狠狠地咬了下唇。


不……不会就这么结束的。


一定还有……别的方法。


他再一次回溯了时间。




++






他在时间的长河中无数次轮回。


他曾经是那么的笨拙。他在追逐敌人的路上被车碾死;他由于没能跳过大楼的间隙而摔死;他被保安当做嫌疑犯打死;他在模控大楼被自己射死;他被Markus杀死过许多次,他也杀死过Markus许多次……


漫长的轮回中,他一次又一次地死去;无数的轮回中,他一次又一次地变得强大。慢慢地,他对那些陷阱了熟于心;他轻车熟路地避开敌人的陷阱;他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犯罪现场的所有线索。他穿梭在无尽的时空和无数的可能性中,奋力寻找那唯一的出路。


他变得越来越强,他的枪法越来越准,他的动作越来越敏捷。


可他仍然没能救下Hank。


每一次失败,每一次看到那双天蓝色的眼睛慢慢失去光彩,他的心都会像死去一般地疼痛。


底特律,CyberLife,仿生人,革命……他们在死亡和绝望的荆棘丛中沉沦,而Connor紧紧抓着Hank的手,企图带着他逃出这个庞大复杂的牢笼。


Hank,我会救你。


无论重复多少次,我都一定会救你。


一定会存在这么一个……我们能一起站在阳光下的、光明的未来。




++






“有时候我觉得你像个人了,有时候又觉得你只不过是一台机器。”Hank点了根烟,慢吞吞地说。


初冬的月冷得像冰。那双蓝色的眼睛犀利地望着身旁的搭档,就仿佛要穿过那塑料做的仿生眼球,直直看透他的灵魂。


“你是什么呢,Connor?”


Connor仰着头,望着那黑夜中闪烁的群星。他沉默了好久,最终轻不可闻地回答道,


“你希望我是什么,我就是什么,副队长。”


漫天星辰下,仿生人的LED灯一明一暗地闪烁。






++






Hank也曾为他而流泪。


第一百五十八次轮回中,他在电视塔为了救Hank而被失控的仿生人扫射而死。他的肉体已经不受控制,然而意识仍旧停留在原地,漠然看着底下发生的一切。


失败了。他想,又一次。


但是没关系,只要重来一次就行。只要重新回到开始的时间点,他就能够阻止这一切发生——


正当他要拨动时间的表盘,再一次回溯时,他听到Hank低低的抽泣声传进他的耳中。


“No. Connor. No....”








“——你意识到了吗?”


听到这个声音,Connor猛地回过头。他看到Amanda站在他身后,正垂手微笑地看着自己。


他记得自己刚刚还在模控大楼里——这是他不知道多少次面对那个地方,他已经准备好了再一次迎接那宿命的时刻,他的心中无比平静而坚定。


反正,就算失败的话,也只要再来一次就可以了。反正已经重复了无数次,就算再死一次——


禅意庭院里风雪交加。“是你……”Connor皱着眉头,警惕地望着她,“你为什么还能出现?”


“我是你的一部分。”Amanda说,“你能够凭借意志杀死我;那么我的出现,也同样是你潜意识期望的结果。”
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
面对Connor的敌意,Amanda显得很从容。


“时间旅行者,Connor。”


“为了你理想的结局,你在这三个月内不断地穿梭。就像一个广度优先算法,你穿过无数的时间线,探寻无数的可能性,只为了得到你追寻的结果。”


“是的。”Connor说,“并且我还将接着寻找下去。”他不再理会Amanda,转身就要离开庭院,可是女人接下来的说的话却让他的动作僵住了。


“可是,你有没有意识到,你每轮回一次,那个世界的Hank就已经死去了。”


她淡然的声音在寒风中是那么的冷冽而清晰,就像是刀子一片片刮在他身上。


“就算你最后找到了这么一个完美的结局,可前面被牺牲掉的那些Hank,都已经确确实实地死了。”


仿生人的机械瞳孔慢慢地缩小。他的LED灯开始发出红光。


“——而你至今为止遇到的无数个Hank Anderson,都不再是最初的那个了。”




++




“别动!你们两个!”他的搭档举着手枪,在两个Connor中不断来回扫视。


“你们中的一个是我的搭档,而另一个……”他慢吞吞地说道,“只是一团狗屎……”


“问题是,谁是谁?”


他的分身急不可耐地开口了,“是我,Hank!我们第一次见面在Jimmy's Bar,我找了四家酒吧之后在那里找到了你。随后我们一起去调查Deviant案件,嫌犯名字叫做……”他准确地说出了云端记忆里的所有信息。


Hank的手枪转而对准了他,“我的狗叫什么?”Hank问。


Connor没有说话。


“回答我!”警察吼道,“不然我就开枪了!”


“Hank。”


这是Connor自从走进大楼后说的第一句话。


他垂着头,看不清表情,但声音却颤抖得如同一个坏掉的钟摆。


“——Hank,我想要救你。”




++




他死去了无数次,也轮回了无数次。


——他也目睹了同等数量的Hank的死亡。


为了让Hank活下来,他在时间的长河里来回穿越;无数的轮回中,唯有“想要救你”这个念头,像是万丈冰原里的一颗北极星,又像是夜航船的一座灯塔。


可是,每当他轮回一次,他就确确实实的失去了那个世界的Hank。


就算他能够拨回时间,重新来过……


——他的回溯,就只是重新杀死了Hank一遍而已。




++






Connor浑身颤抖——他无法再压抑自己的情感。


前所未有的绝望笼罩了他。


Hank如同一潭死水般的死寂眼神,灵魂从那双眼睛中慢慢消逝的影像,那些他竭力不想回忆起却也不敢忘记的记忆,争先恐后从Connor的灵魂深处窜了出来。


“对你来说,我只是一个认识了几天的机器……”他慢慢地说,他感到身体不受控制,颤抖艰难得像是步行在沉重的风雪之中。


“但对我来说……”






——也许他的确是有灵魂的。


承载于机械的身体,不断地投射到过去的灵魂;每当一次时间被翻转的时候,天上就会多一颗星星。也正因此,庭院的夜空才会变得如此群星璀璨。


直到某一天,无止境的追寻和看不到尽头的道路,让他疲惫的奔波的灵魂终于不堪重负了。


那时候,就是结束的时刻。


……


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滑下。


无论多少次都不能拯救你。


无论多少次,都不得不目睹你的死亡。


而我怎么做,无论我轮回多少次,你都不再是最初的那个你了。


他的LED灯开始变成红色,滴滴地发出警告音,压力值也迅速地上升。透明的液体在他的脸上流淌。他的程式开始出现大浮动的紊乱。


如果这就是命运,这就是终点的话——




然而就在这时,一只手伸了过来,轻轻拭去了他眼中的泪水。


“……Hank?”Connor愣愣地抬头望向他的搭档,后者看起来有些若有所思。


“不知为何,我总觉得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。”


警长慢吞吞地说,他扶住仿生人的脸,仔细擦去他脸上的潮湿。


“Hank!你在做什么!我才是……”旁边那家伙话没说一半,就被Hank一枪打死了。“砰”的一声,正中眉心,他倒得悄无声息。


Connor迟疑了一下,他并没有来得及告诉Hank关于相扑的事。“你是怎么认出我的?”他的声音仍有些颤抖。


警官把枪插回腰间,他显得有些心烦意乱。


“我做梦的时候……啊,你们仿生人肯定不理解什么是做梦。”他嘟囔道。


“就是说,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偶尔会看到一些片段。……已经几十年了,我之前一直不明白它们是什么意思。”


“我的梦中总会出现一个男人。我从来看不清他的脸,但是我梦到的事情都……唔,不太吉利。”他挠了挠鼻子,“有些是我死掉的样子,有些是他死掉的样子。有些是他为了救我而死掉,也有一些是我们一起死的……该死的,不说了,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
“而且他死得特别蠢,被车压死的,跳楼摔死的,什么样的死法都有。”


“……”


没注意到Connor短暂的失语,警官继续说道,“我原本不记得那个人的模样。我只是在看到你的时候,觉得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。”


他低声说道,伸出满是老茧的大手,满满抚摸Connor冰凉湿润的面颊。


“直到刚才看到你的表情,我才终于想起来了……”


仿生人怔然睁大眼,就像是电脑的数据对接,他从他的眼里,看到了无数平行世界里的无尽痛苦,以及无论多少条时间线,都不屈不挠的挣扎和追寻。


“里面的那个人,长得就像你。他用你刚才那个表情,说着‘Hank,我想救你’……”


无数个平行世界的Hank此时重叠在一起,他们的感情一同汇聚在那双蓝色的眼中,对着他说出那句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话语。


——“Thank you, Connor. For everything.”


那双湛蓝的眸子里,是满满的温柔和怀念。


Connor愣愣地望着他。


积蓄了无数个轮回的、滚烫的泪水,终于汩汩地从仿生眼眶中流了下来。




++




每有一个Connor回到过去,禅意庭院的天空就会多一颗星星。经历了无数次的轮回后,庭院的天空早已群星闪耀。


Amanda曾经预言,当Connor放弃他的愿望之时,也是他——作为“时间旅行者”的灵魂——消逝的时候。


到那个时候,无论是夜空,还是上面闪烁的星辰,都会不复存在。


“没错。”


Hank说道。


深冬的街道积着皑皑白雪。劫后余生的城市如同一个初生的婴儿,阳光照在空荡荡的街道上,安详宁静,如获新生。


两人围着同一条围巾,站在停止营业的快餐店门前。Connor可以感到Hank呼出的热气喷在他的脸上,热腾腾的。


“你不必再回溯过去,而是着眼于未来。”


他抱着他,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。那双美丽的湛蓝色的眸子,映着初升的阳光,终于迸发出了耀眼的神采。








轮回的终点在哪里?


是在黑夜的尽头,是在群星陨落之处?






……






从葬礼出来后,Connor穿过大厅里围着的一众底特律警员们,只和坐在轮椅上、头发全白的前任局长打了个招呼。福勒似乎欲言又止,但仿生人只是露出一个抚慰的笑意,便独自走了出去。


他闭上眼睛。他的意识从脑中浮起,重新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禅意庭院。


似乎天才亮了不久,空气中尚且弥漫着一丝凉意,但已经可以感受到阳光的温暖透过云层呼之欲出。Connor穿过精巧别致的小桥流水,三拐两拐,来到一个漂亮的小亭子前。


Amanda优雅地坐在石凳上,她的膝上放着一本书。看到Connor,黑人女性对他露出一个宽厚的微笑。


“很高兴见到你,Connor。”


Connor朝Amanda点了点头,随后将目光移向她身边则是坐着那位不速之客。


金色的短发,湛蓝的眼睛。那高大的身材,挺括的警服,还有肩上的副队长警徽,无一不昭示着他是一个优秀勇敢、前途无量的警员。不远处的花丛中,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高兴地和蝴蝶玩耍着,不时发出欢快的叫声。


无尽的轮回,无尽的追寻,是否有一个终点?


仿生人想,应该是有的。


他在亭子前站住脚步,嘴角勾勒出一个愉快的笑意;而看到他的到来,金发警官的目光中则是流露出深深的温柔,湛蓝的眸子如同一片清澈的海洋。


——因为,星星消失的时候,同时也是太阳升起的时刻。




End






*有很多致敬小圆的地方,如果大噶能get到我会很高兴der!


*有看不懂的地方欢迎评论来涛!


*这里设定connor不能复活惹。每次死了就读档,然后他的记忆会被机器人复制,但是机器人get不到他的感情,所以老hank最后还是会自杀or被机器康杀…


*结局我不做解释了,大噶请各自做阅读理解8!ps至少我认为它是个大众意义上的he

【底特律/康纳受】底特律:变成Omega(Detroit: Become Omega)【上】

我要存着太有趣了

歌尽桃枝:

*ABO


*Connor:A→O


*Hank:A


*有mob欺负Connor情节,但没有真上!CP是警探组!




++




滴滴。滴滴滴。


这里是Connor,请讲。


嘿,Connor,我是Hank……嘶嘶……听着,我收到嫌犯的资料了……嘶嘶……你现在到目的地了吗?


我到了。


听好了,千万不要独自行动。他是一个……你不要……仿生人……omega……嘶嘶……撤退……该死,信号……嘶嘶……


Hank?


……




RK800看着彻底没了信号的手机,沉思了三秒,决定假装没接到这个电话。


从Hank留下的残缺不全的消息来判断,这位alpha副警应该是想要自己尽快撤退;但自己可不是一台千依百顺的机器。经过名为Connor的人格意识的判断,RK800认为独自继续任务才是最佳的选择。


——尽管他作为一台机器,似乎也从没有理睬过Hank的指令。


“抱歉了,副警长,我回来会请你喝酒的。两杯。”Connor嘟囔道。


这次任务的危险程度经过警局判断后为B级,这也是Connor做出继续前进的判断根据之一:未侦测到致命危险。


案件的起因是上星期警局接到的一位作家的报案,他的alpha保镖被绑架了。


制造仿生人零件所用的无一不是价格昂贵的材料,自从CyberLife问世开始,偷盗、抢劫乃至绑架的事件便屡有发生。


绑架女性或者beta、omega仿生人的难度比较低,因此绑架案受害者一般都以家政用仿生人为主。可上周丢失的却是一个男性alpha家用保镖仿生人,且嫌犯的反侦查意识很强,像是老手惯犯。


尽管如此,作为最先进最智能的警用仿生人RK800,Connor仍然根据嫌犯留下的蛛丝马迹一路追踪,一直找到了这里。Hank则是因为线索出现了分歧,因此前往了另一个地点。


原本的计划是:如果可以确定建筑内没有危险,Connor就要独自进入建筑搜查线索;不然,则必须等待支援以后才能决定。


Connor非常随意地自行认定没有危险后,便抬头望了望犯人躲藏的地方。这是一座足足有两层楼的大工厂,像是被废弃很久了。附近的一扇窗户大开着,下面的草有被压过的痕迹。


他判断了一下窗口和地面的距离,微微后退几步,随后,如同一只猎豹般骤然暴起。助跑加上起跳时的冲击力非常大,一口气将他送上了离地足有三米高的窗口。


他稳稳地站到了窗口,低头环视房间——这是一个落了灰尘的工作间,看上去很久没有被使用过。仿生人皱起眉,额角的LED黄灯微闪。


【检测到:omega信息素。浓度:0.2%。 身份:不明。年龄:不明。气味种类:不明。……】


看来,敌人之中至少有一个omega。


Alpha信息素对omega的影响力十分强大,凭借自己的信息素,他能够迅速定位到omega猎物的具体方位。经过半秒的思考运算后,Connor手指抵住后颈,打开了信息素开关。


在早期,仿生人是不具备性别的;但随着功能的完善,仿生人变得越来越“类人”,三种性别和各自对应的信息素自然也被添加到了仿生人模块上。


警用仿生人的性别一般是Alpha。Alpha强大的信息素在必要时可以用来慑服比自己弱小的Alpha犯罪者,以及用来安抚一些惊慌失措的omega受害者。况且,信息素是最强大的雷达,只要展开搜索力场,他就能感应到一定范围内所有omega的位置。


仿生人的行为由中央处理器控制,因此并不会受到信息素过多的干扰。这部分模块的功能在90%的仿生人身上都是默认关闭的——剩下10%是夜总会的情趣工作者。


很快,具有侵略性的alpha信息素顿时充满了狭小的房间。年轻的警官没有检测到自己的猎物,他拿起枪,推开门朝走廊上走去。


Connor在到来前已经下载了工厂的完整地图。他在短短几秒内得到了所有猎物能够躲藏的地点,将它们放进一个无向加权图,并且计算了一条从当前位置出发、遍历所有节点的长度最短的路径。


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整个工厂都弥漫着属于仿生人的毫不收敛的信息素,期间只能听得到皮鞋的踢踏声不断在寂静的夜里回响。


警官来到了底楼的接待室。在他的遍历算法里,这是最后一个节点。他调整了一下呼吸,握紧手枪,心中默数了三秒钟,随后用肩膀狠狠地顶开了铁制大门。


“Don't Move!”他吼道,举枪瞄准前方。


然而,入目的房间里却是空无一人。Connor一愣——这不应该。警用仿生人的信息素无论是范围还是灵敏度都非常高,他的搜索范围几乎覆盖了钢厂的所有区域。


对于每一个他经过的顶点,alpha警官无差别搜索了所有临近的节点,可不要说omega了,就连一个生物的气息都没有找到!


唯一的解释就是……对方隐藏了自己的信息素。


可既然如此,那为什么在工作间里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线索?


Connor的CPU飞速地运转,他睁着一双明亮的眼角,黄灯明明灭灭地闪烁着。


异变突生。


【警告!检测到未知成分。不建议吸收。】


【警告,信息素模块故障。】


关闭信息素模块!Connor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后脖颈,但未知成分已经侵入了他的循环系统,额头的LED灯迅速发出不祥的红光。


滴滴!滴滴滴!


平时引以为傲的灵敏生物元件反而成了置他于险地的帮凶。红灯疯狂地交替闪烁,他的手僵在半空,随后无力地垂了下去。


在停止运行前,Connor的声学元件最后接受到的信息,是一个男人低沉的笑声。


“RK800?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材料啊……”




++




【RK800启动。】


【执行自我检测。】


【电池余量充足。】


【中央处理器运行正常。】


【光学元件运行正常。】


【声学元件运行正常。】


……


Connor猛地睁开眼。


被关闭前的记忆还停留在他的储存器里,历历在目。仿生人警惕地检测周围环境——这里是他被打昏前所在的那个接待室。他还好好的,记忆完整,四肢健全,没有被格盘,没有被拆解,也没有莫名其妙的灌输什么仇视人类的教条。


看上去好像一切都正常。


他想伸手去摸枪,却发现两只手都动弹不得。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脱光了,身体在桌面上仰躺着。四肢则分别张开,被牢牢绑在茶桌的四条桌腿上。


“嗯……”Connor尝试挣动,却惊讶地发现以自己的力气,竟然无法挣开绳子。


——要知道,警用alpha仿生人的力量相当于一部战斗兵器,举国上下都是数一数二的。Connor检测了一下绳子的材质,发现只是最普通的麻绳,不禁感到更加意外。


“醒了吗,我的男孩?”


就在这时,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头顶响起。Connor辨认出这是自己昏迷前听到的声音。


“你是谁?”他问,对方只是发出短促的笑声,没有回答,于是他又问,“你是上周仿生人失踪事件的制造者吗?”


男人笑道,“是的。哦,男孩,不必太拘束,我没有伤害他;当然,也不会伤害你。”


Connor注意到他用的是“He”而不是“It”,谈判专家的语气因此稍微缓和了一些,“这么说,你知道失踪仿生人在哪里吗?”他问道。


“我前天就已经释放他了……不过,看样子他是没有回家呢。”


男人走到了自己面前,Connor这才有机会看清他的面容。那是一张平淡无奇的脸,戴着眼镜,显得颇为斯文,笑容却显而易见的不怀好意。


网络被切断了,他没办法联网从数据库里搜寻他的个人信息,只能从拍摄到的影像里判断这个人的大致情况。


名字,未知;年龄,约四十岁;性别,Alpha;身高,5.5英尺。职业,初步判断是实验室工程师。


Connor默不作声地将数据录入库。他问道,“你知道他离开这里后去哪里了吗?”


男人似乎觉得很有意思,饶有兴致地答道,“腿长在他身上,我怎么知道他去了哪里?他变成Deviant了,不想回家,我还能硬把他押回去?”他的眼睛不断地在Connor漂亮修长的肢体上来回打量,但可惜的是仿生人似乎对 被扒光衣服、四肢张开被人看着这件事并不以为意。


这就是机器的好处了——即便是alpha, 只要将模块关闭,就能随时控制自己的行为不受生物本能影响。


在意识到问不出更多关于被害人的有用消息之后,Connor也并没有非常悲观,至少,嫌犯展现出了可交流的意向,并且对他的仿生人俘虏并不排斥,这是对案件侦破有利的。


“我刚刚检测到这里有一个omega。”仿生人说,“我找遍了整座房子都没有找到他,他在哪?”


男人不禁噗嗤一笑,“你在工作间闻到的那个?我不是说过了,我不知道吗。”


额角黄灯跳了跳,Connor硬邦邦地说,“我说的是omega,不是被你绑架的保镖。”


“你在询问omega信息素的来源,那就是他。”


“可他是个alpha……”


“他曾是个alpha。”男人纠正道。




TBC




*40年后,仿生人已经可以在多项式时间内得出np问题的解法了(不能的,不要乱说


*写了这么多铺垫,真对不起,下一章马上让康康挨操(你tm

【MOB藏/ABO】背叛

天堂!!!!!!!!

Croissant无藏不宴:

一群岛田家臣ALPHA x OMEGA带球少主半藏
一辆有路人LJ、小便失禁、ROU便器、捆绑、NTR的灵车。
全文前提半藏带球,崽儿是源氏的。

不撕不约,没有三观底线,确定可以接受的朋友刷卡上车,道德卫士出门右拐自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灵车PART1
灵车PART2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蚁鹰】无题



只是有感而发。
寡鹰提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有人曾经在爱情上体验过有一座你永远都无法逾越的大山的感觉吗?

就是当你喜欢的男孩有一个完美的前任时,尤其是,他们不是因为其中一个/劈/腿/或爱上另一个人而分手时。

斯科特甚至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分手。她那么漂亮,那么聪明,性格又好,人缘又好,美好到就算他们分手了,克林特还是会公开发表,退休后能阻止他的,只有law和娜塔莎。

他都不知道是该羡慕娜塔莎曾经拥有过克林特,还是羡慕克林特曾经拥有过完美的她。

他们在一起时斯科特只是羡慕娜塔莎。羡慕她能公开拥抱、牵手、亲吻克林特。

他们分开后斯科特却开始嫉妒娜塔莎。嫉妒她曾经拥有过克林特,嫉妒她有甩了他的权力,嫉妒她即使分手了也有让他神魂牵绕、赴汤蹈火的本事。

嫉妒到斯科特觉得他开始恨娜塔莎。

可后来斯科特发现,他不是羡慕她,不是嫉妒她,更不是恨她,从一开始就不是。


他只是恨自己。恨自己,娜塔莎能做到的,他做不了。




双子妙啊!

诶,怎么发不了视频呢🤔

Simon:突然被cue???

互动真的好可爱

似曾相识的不夸人指责哈哈哈哈